我是在你身上爱着我往昔的痛苦,还有那我的早已经消逝了的青春。

 

实在热的我受不住,套了衣服去商场里蹭冷气去了。

遛的时候看见一个宠物商店,喵星人汪星人在门口的四个大玻璃罩子里。都不大点儿。

我就过去看。

正好有只喵半眯着睡觉,忽然睁眼看见我了,然后脑袋挨过来,隔着玻璃贴在我手指的位置。

就好像我摸它头似的。

我瞅它半天,离开的时候它还睡得人事不知。可心里总是那个难受劲儿。

深海说这个是缘分。

我没什么留影的习惯,现在有点儿后悔为什么当初没照个相,现在这么便利,留个念也行。

可是还是不要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宁愿相忘江湖。


评论
热度(3)
Top

© 开往远东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