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你身上爱着我往昔的痛苦,还有那我的早已经消逝了的青春。

 

没在干正事儿。

前阵子写女儿女婿,李淮安和孟瑛两个人去登高的情节,的时候听了《刹那芳华曲》,

………………我就……疯魔了……

歌词真是套什么什么有(。)秒你小心肝儿分分钟的节奏。


本来女婿是月白的衣服来着,不太配套我就给一水儿红了。

画得眼略瞎。


只看上半部分黑白还好点儿

演示器偏色去死吧

评论(2)
热度(18)
Top

© 开往远东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