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你身上爱着我往昔的痛苦,还有那我的早已经消逝了的青春。

 

犯懒了好久。

磨磨唧唧的还是放上来了。俩人不像一个年代的

-----------------------------------------------------------

关于言情……啊……

真正动脑筋有了“想写故事”的念头开始之前,“写文”这两字在我心中如同高山一般难以攀登。结论便是:写文的都是大大。句号。

我丝毫没有夸张叙述自己的心理。该是说,能下笔,并且编出一篇完整故事的作者,不管文笔如何,都是不容易的。

给自己定位是个“画画的”,但是能把自己心中所想,尽全力的编写出来,加之辞藻辅料,多少也该算是人生必有经历之一吧。不苟同也没关系。

大致算来,进了同人圈是近三四年的事,但是看言情可是比看同人要远远甩出几条街的年头。

看了不少本之后,我才恍悟,为何小时候看武侠小说总喜欢跳过刀光剑影的篇章而去仔细阅读主角谈情说爱的片段,原来,我是适合读言情的,至少,是以情戏为重的小说

 长晏老师这段话正是很多读者的共鸣乃至言情作家入行的初衷吧。

都说“第一个”对自己来说是感情最特别。我接触的第一位言情作家迄今为止影响我人生观最为彻底。于是在那之后便扎进这个圈子一发不可收拾。到现在也是拿看言情的态度看的耽美同人。虽然也知道两者的思路并不一样,但是在我眼里都可以划归到“言情”这一地界儿。也因此常常被闺蜜诟病,讨论起段子来一定是“这也太言情点儿了?!”的评语。至于我也从没掩饰“言情乃我最最心头好”的念头,周围几乎都是被我荼毒过。我也常常心生感叹,在“烧死那对异性恋”的大趋势下说异性恋真的好吗好吗好吗?

不要告诉我答案。

不可否认的是……我真的看了很多……

大概是“你是我的!”“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抱紧我!”“我的情夫是总裁”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大部分人对于言情的印象也停留在此。所以不怪有人对言情天生反感。

当然这样的我也,真的,看了很多

言情我偏好古代。怎么说呢,是一种“因为不了解,隔层纱”所以才有更多的幻想的空间的感觉。虽然现实点来说古代的日子绝对没有现当代过得舒坦。没有自来水和姨妈巾的日子是不能想的。

以前有人跟我说“写言情啊,真好,不用费心考据和虐心了。”

非也。

任谁要精细对待一个物件时,都会想去了解它背后的存在意义和价值。天性而已。创作就更是如此。所以就不要轻妄断言他人的作品吧。

尽管是个架空背景,我也希望自己尽量做到忠实文献这一点。

  怎么说呢,写作多少会反映出作者的心态。这是无可避免的。一篇文章是比一幅画更能揣测当事人心理起伏的。虽然同样是表达内心的途径,但是每个人对图画的理解不同带出的感情也不同。这一点上,一篇文章更为暴露。

说上边这些是因为,我偏好平淡且暧昧的故事。说我拿腔拿调也好。

我喜欢的文章几乎都被说过“CP感不强”或是“太清水”。这些文章对口也许与性情有关。年少不知事的时候也幻想过一对宁为玉碎的对立恋人,敢爱敢恨的英姿飒爽。终究不是所长。热情似火也意味着消耗迅速。感情不是一下子说来就来一下子说走就走的。我相信有一见钟情却不相信因为情可以让一个人抛弃现实的一切。

古代人对于情爱一定不会是直接宣之于口,一句“我爱你。”胜似一切的样子。满篇的告白也不会是中国古代会出现的抒意方式。

看古代小说时,反感"我爱你"这句话。我坚信古代是没有"我爱你"这个词的,因此比较难以接受古代小说的人物说出这三个字,


……

 ……后来看到檀月的小说,不由感慨,这才是古代小说的样子啊!

  风静海说:"君子一言,如石之坚,似海之深。"

  莫愁说:"我要让你一生快快活活,没有烦恼。"

  他(她)们不会说"我爱你",却已是情意至深的承诺。

  我相信这才是古人表达感情的话语,含蓄内敛得令现代人感到无力,却蕴含著万千语言也难以形容的深情。我喜爱这种手法,也尽力尝试去这样做。

   好文章很少。有了珠玉在前,难免会把后来看到的和“初恋”做对比。我也深知每个人有不同的特色,可是难免会和自己心中理想的故事做对比,难免会有看不如意的地方。“写出自己想看的故事”大概就是动笔的念头了。

胸无点墨如我,能编出三段已经是极限了。加上逻辑能力并不强,太复杂高深的故事情节纂不来,又秉承了画画时候的习惯,想哪写哪,没个顺序而言。初稿改了又改。细节部分苦恼不已。

闺蜜支招曰:“慢慢来。”


那就慢慢来吧。


那个羞耻的首长给的笔名……正式开了再用起……

评论(3)
热度(11)
Top

© 开往远东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