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你身上爱着我往昔的痛苦,还有那我的早已经消逝了的青春。

 

趁人少,除个草。

————————————————————————

Long long ago,我还想着把这张上个色,正式一点的更上来,然后做个什么宣传的。现在看来,放过公共场所一遍之后,我就是绝对不会再动笔的类型了。

————————————————————————

这张当时管它叫《прощание(告别)》。伊万双手牵起王耀的十指虔诚地亲吻。

呀~~~~~~~~~~~~~~~~~~~画的我都不好意思了(羞

当时的我真是鸡血冲头。然后堆了好多草稿这个只是其中一张。

真是天才的我怎么能画这么好


然而觉得现在再也画不出来了。

————————————————————————

生存报告。

这么打出来觉得实在是不符现在这个年纪了,中二得很。

不过网络就是有种“混迹在其中就觉得时间过得非常快,可以用完全不同的一套时间计数法来计算。PS混迹时间同年龄不成正比。”的错觉。

改了行当过了两年,总算成了家里人眼中的“正常人”。《冬日》离完成的日子也眼看遥遥无期了,手头总有事情一茬接一茬。说出来就成了抱怨。

再给我点时间吧。


意思是“我不是窗,那只是一碗老坛鸡血,随缘而出。”

——by  文·曼德尔施塔姆·狗蛋儿·茨维塔耶娃·彭布罗克威尔士


恩。

评论(52)
热度(1747)
Top

© 开往远东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