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你身上爱着我往昔的痛苦,还有那我的早已经消逝了的青春。

 

呜呜呜!!好想打你!!!!!

Le Grand Bleu:

Author:太甜

王耀,1830s,或1850s,随你们喜欢。

《红金乡》插图,放个片段,其实只是三分之一的分镜而已。


每一次。每一次我看到这张,总是忍不住要去想《遗忘安居之地》的那首惊艳的诗。


III

我曾等待我时日里的一位神 
照着他的样子造我的生命, 
然而爱,像洪水, 
沿途席卷所有渴望。 

在他的波浪里我忘记了自己; 
身体空了,我背对着光; 
活着而没活,死了却没死; 
没有大地没有天空,没有身体没有灵魂。 

我是什么的回声; 
怀抱收紧它感觉像风, 
眼睛望穿它感觉像影, 
嘴唇亲吻它感觉像梦。 

我爱过,已不再爱; 
笑过,也不再笑。 


(Esperé un dios en mis días

Luis Cernuda

汪天艾 译)


可是读完之后我又自我厌弃。深深地。每一次。


(作者:http://elfpiano.lofter.com

评论
热度(45)
  1. 开往远东的列车Bluefarewell 转载了此图片
    呜呜呜!!好想打你!!!!!
Top

© 开往远东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