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你身上爱着我往昔的痛苦,还有那我的早已经消逝了的青春。

 

#英特纳雄耐尔阵营全员

乌姐乌姐乌姐

日更诶!!!!

日更诶!!!!!!!!!!

这辈子没有这么勤快过!!!!!!!

发我小红花!!!!!!!!!!

——————————————————

朱先生看了上一张娜塔莎之后说:“你这个画跟你这个人一样。粗犷又细腻。”

我:“????????”

朱先生:“线条特别粗,但是神情抓得非常微妙。”


我:“嗯。让我再使劲扣细节我死活是扣不来的……”



重点在哪里啊…………!


重点是,回家他提出了意见:


【“传神”!!!!重点在我说的“传神”这个词啊啊啊为什么没有写!!!!】


…………男人哦……🙄🙄🙄

评论(12)
热度(423)
Top

© 开往远东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